返回

傲世兵王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二百九十六章:楚相國的擔心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陸時晏字寫得好,邏輯思維也強,對製作武器方麵更是有自己的見解和想法。

當天晚上,他在江棠棠的幫助下,熬了個通宵,寫了半卷書,一封信,並將江棠棠提前準備好的藥丸,派人一併送往了京城。

除了給兵器神手送信外,還另派了一批人,去調查京城各大匠師的愛好,弱點等。

而後的時間,他每天白日訓兵,晚上回家就和江棠棠一起看書,抄寫書卷。

除去將送給曹樂聖的兵器書卷抄寫完整外,另外還根據現代的書籍,編寫了許多其他方麵的書卷。

之後又陸續派人往京城送過好幾封信和東西。

忙碌起來時間過得特彆快,時間一晃就到了年底。

直到蘇氏帶著孩子尋過來,問他們打算怎麼過年,江棠棠才驚覺,一年又過去了。

算起來,這是她穿越過來的第三個春節了。

“孃親!”陸甜甜小臉肉嘟嘟的,又軟又嫩,一見到江棠棠就撲了過去,抱著江棠棠道:“我好想你啊!你不回來看我們,祖母也不讓我們來看你。”

“外麵不安全。”江棠棠抱著軟萌的小姑娘,瞬間無心搞事業了。小姑娘好軟好可愛,好想親一口。

她這般想著,便在小閨女肉肉的臉上香了一口。

陸甜甜既開心,又有幾分害羞地捂著臉。

“行了,彆纏著你娘,你娘忙的事多著呢!”蘇氏一直以自己這個能處理好政務的媳婦為榮,深恐耽誤了江棠棠乾正事。

“娘,無妨,手頭的事都忙得差不多了。”江棠棠笑道:“我跟下麪人交代一聲,一會陪你們四處走一走。”

忙了這麼久,蒼梧也算是走上正軌了。

為瞭解決這麼多難民吃飯問題,江棠棠從嶺南和寶島的糧庫抽調了不少糧食過來。

但這些糧食不能白給。所以她在大力修建城牆等軍事防禦措施的同時,還還開設了不少作坊。

其中最大的作坊,便是瓷磚加工作坊。

蒼梧剛好有適合做瓷磚的黏土等天然材料。

當然,這些新招收的難民,隻能做最低等的粗活。而有技術含量的活,則由寶島調過來的老師傅擔任。

寶島調過來的老師傅也會從難民中挑選品德兼優,適合當徒弟的難民當弟子,進行指導。

這些本就是江棠棠教給他們的技術,他們感激江棠棠,並冇什麼不能交給外人的想法。

除了最大瓷磚加工作坊外,還有燒製瓷盆、瓷水管,製瓷刀,燒紅磚的磚窯等。

這些東西十分受新遷入嶺南的世家歡迎。這也算是讓蒼梧最短的時間內,與嶺南形成交易關係。

蒼梧比嶺南的氣溫更低,但也不是完全就不能種植。經過空間培育過後的韭菜種,羅卜白菜種等,都能適應蒼梧的氣候。

老百姓最是勤奮,總是緊緊地抓住手裡的每一個種植機會。

準確地說是活命的機會。

如今,許多地上麵都蓋著枯草。

這是江棠棠交給他們在冬天給菜保暖的方法。每天早晚都用枯草蓋著,等中午氣溫最高的時候揭開,這樣菜不會被凍死。

江棠棠帶著孩子們去鄉間,看著地裡勞作的人,不自覺揚起了微笑。

雖然比起現代的農村來說,還是差遠了。

但和剛接手那個遍地屍骨無人埋,大片田地荒蕪無人耕種,難民們無頭蒼蠅一樣四處逃的境況已是大不相同。

如今,難民們都安頓了下來,無論是選擇在城裡做工,還是去鄉下耕種,都漸漸走上了正軌。

同一時間,有一行人,在小五的護送下,終於抵達了蒼梧。

小五此番護送的,正是兵器神手曹樂聖以及他的家人。

當初收到陸時晏送去的信時,他嗤之以鼻,隨手就將藥丸和書冊丟到角落裡去了。

宮裡的禦醫都看過了,他的手要是真能治好,早就治好了。

他還當真被神仙眷顧,有了仙藥不成。

對的,陸家得神仙相助的事情,早已傳到了京城。

大周皇帝聽到這個傳聞的時候,發了很大的脾氣,在朝堂上大罵了陸時晏一通。

說他就是個反賊,打著神仙相助的幌子,來奪他的江山,當時就不該心軟,隻是將之流放嶺南……

有那喜歡拍皇帝馬屁的,自是順著皇帝的話,大罵陸家人是反賊。甚至還讓人四處傳唱,說陸時晏隻是為自己的造反找藉口,故意製造的輿論而已。

他根本冇有得什麼神仙眷顧,一切都是他故弄玄虛的騙子手段。

京城人冇見過空地憑空冒出糧食的震撼畫麵,不像蒼梧的老百姓一樣對陸家人滿是崇敬,許多人都順著一起罵陸家人。

曹樂聖不像外邊那些人這般激動,但也不信什麼神仙之說。

這事兒就這麼過了,直到大孫子突發高熱,京裡各大醫館的大夫來看後都搖頭,讓他家準備後事。他突然想起陸時晏派人送來的藥,說是神仙賜下的藥,或許對他的手有恢複之用。

既然是神仙賜下的藥,那應該也能生死人而肉白骨吧!

這時候,他已經忘記了剛拿到藥時的嗤笑了。隻希望真是神仙賜藥,可以救回他的大孫子。

曹樂聖抱著這種死馬當著活馬醫的心態,把陸時晏送來的藥,給大孫子曹建成吃了一顆。

讓他冇想到的是,已經被燒得神智迷糊的大孫子吃了藥後,居然清醒了。

他大喜,忙又將剩下的藥拿了出來。想著說不定真是神仙賜藥,不敢給孫子多吃,隻敢一次拿一顆藥給大孫子吃。

如此吃了三天,曹建成的病就大好了,整個人比生病前看起來還精神。

彆人都說曹家是祖積得,菩薩保佑。隻有他才知道,到底是怎麼回事。

陸時晏派人送來的藥,當真不簡單。

他看著藥瓶裡剩下的藥,有點捨不得,這藥可能關鍵時候能救一家人的命。

但看著自己的手,想著自己年輕時候許下的宏願,想著陸時晏給他描繪的美好世界,到底還是抓起一顆藥吞了下去。

他這纔拿起陸時晏仔細看了起來,他越看越是心驚。

心想傳言說的,陸夫人是神仙坐下的弟子,得神仙指點真是一點也不為過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