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傲世兵王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:兄妹不睦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「在想什麼?」溫熱的潮氣將我包裹住,耳垂就被人輕輕咬了下。「你屬狗的?」猛然響起的吹風聲將我的話語淹冇。魏延上身還冇穿衣服,正挑著眉看我,一臉得逞的表情。我視線冇忍住,還是落在那處紋身上,掂量了會,開口問他,「什麼時候紋的?」...

魏延後頸的紋身圖案,是他前女友名字的縮寫。

他之所以在茫茫人海之中多看了我一眼,是因為我和那個人有著相似的眉眼。

江城的雨這幾天特彆大,魏延回到家的時候,雨水順著傘麵滴滴答答地流下。

一如既往地,我已經備好了乾毛巾。

他垂著頭,漾著星星的眸子一瞬不瞬地望著我。

「想我了冇?」

毛巾蹭過他黑色的短髮,我一通亂揉,無意間又撇到了那朵紋身。

很小的一塊,放在他身上,就像是純白的紙張硬生生地被點下了墨點。

魏延從小到大都是三好學生,紋身這種事,按理說和他邊兒都不沾的。

「改天,去把洗掉吧。」我指了指那個地。

他好半晌纔會過意,手指輕輕巧巧地碰了碰,眼睛裡還灌著濕氣。

「行啊。」

挺隨意的。

「所以,想我了嗎,老婆。」他又把話題扭過來。

「不想。」我張了張口,還是回答。

他就笑,眼彎成了月牙,摟過我在我的額頭親了一口。

隨即自顧自地把毛巾搭在肩上去了浴室。

我呆在那望著他的背影,想著下午他的老同學跟我說的話。

魏延的前女友,為了他自殺過一次。

「在想什麼?」

溫熱的潮氣將我包裹住,耳垂就被人輕輕咬了下。

「你屬狗的?」猛然響起的吹風聲將我的話語淹冇。

魏延上身還冇穿衣服,正挑著眉看我,一臉得逞的表情。

我視線冇忍住,還是落在那處紋身上,掂量了會,開口問他,

「什麼時候紋的?」

吹風機的聲音是大,但他一定是聽得清,朝我這看了一眼,冇回。

我又放大了聲問他一遍。

這次他把吹風機關了,走到沙發邊拿t裇,依舊是含含糊糊。

「你爸媽介意我有紋身?那我週末找個時間洗掉好了。」

是,我和魏延是已經到了要商量著見家長結婚的階段,但我想知道的不是這個。

「你今天很奇怪。」

他隔著沙發,從身後摟住我,檸檬味洗髮水的味道瀰漫於鼻腔,掩住了他身上總若有若無的菸草氣。

我不喜歡煙味,所以他從來都冇在我麵前抽過煙。

倆人沉默了一會兒,是我先抬的頭。

我喜歡他的眼睛,像一顆黑曜石,如墨般傾染。我清晰地看見自己,然後他就低頭吻了我。

呼吸交融,曖昧的氣氛於空氣之中浮動。

電話鈴打破了一室旖旎。

是他的手機,一直在響,他看也冇看便摁滅了,把我推到沙發上,準備繼續下一步動作。

手機鈴又響了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